(2020年01月號524期動腦雜誌)

話說「人生七十才開始」,進入2020,我就要邁入第六年了。對於在日本時代出生的我(民國33年)而言,談未來,似乎就是健康平安最為實際。至於台灣未來,我不是預言家,我無法告訴你,但我知道,關鍵在於態度!

多年前,我看到一篇文章談論著「國防與心防」,文中提到某中國知名學者認為「美國的可怕,不在國防,而在心防」,再多、再貴的國防,少了心防也將徒勞無功。小時候的我超愛聽反共歌曲,到現在我還能唱上幾首,長大後便明白這就是所謂愛國教育。

 

1963年2月28日,我從當時的松山國際機場前往美國,父親在機場交給我一面小國旗,囑咐我要記得為國爭光的責任。抵美後,我就將這面小國旗放在每天起床就可以看見的地方,提醒自己不可懈怠,勿忘國家,直到現在,這面國旗我還小心翼翼地保留著。這是身為運動員的我,所秉持的態度。

學生時代的我,總是期待著下雨天,因為早上就不用舉行升旗典禮。但是,1963年的國慶日,當時我在美國,受洛杉磯領事館之邀參加升旗典禮,看著國旗冉冉升起,我大聲唱著國歌,內心讚嘆著國旗的美麗,眼眶充滿淚水,真的好感動。不願再失去任何一次榮耀國旗與國歌的機會,身為國家的一份子,這是我的態度。

當我田徑成績正值顛峰的時候,某次我受邀到德國愛迪達公司老闆的家中作客,離開前,他們給我一張空白支票,雖然沒有明說但我知道意思。對於一個田徑運動員來說,跑道就是戰場,鞋子是我在戰場上重要的武器,我希望保有選擇武器的自由,因此就讓支票保持空白。我從未忘記父親的叮嚀,我不只是代表個人,還代表著國家。當我面對選擇的時候,這是我的態度。

我從在台灣毫無競爭對手;到19歲的我在美國卻連13歲的黑人小女孩都跑不贏;再到1968年拿下奧運銅牌;最後在曼谷亞運跑道上含淚因傷退休。這一路以來,我的態度就是「絕不放棄,追求勝利」。

口水只會讓國家沉淪,汗水才能讓台灣飛揚,我的過去已不重要,但你的態度不只影響你的將來,更是攸關台灣的未來。一起合作吧,朋友!為彼此加油吧,各位!共同努力吧,台灣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