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020-10-13)新冠病毒的檢測,要醫護人員從呼吸道抹取檢體,如果有試紙能在家裡自己檢測,且很快就知道結果,那該有多方便?

新冠病毒的篩檢方式,除了PCR與抗原之外,還有第三種。(圖:Pixabay)

(2020-10-13)經化學處理的紙條,放入溶液之中,依紙條顏色的變化,辨別溶液的特性,這就是試紙的作用,如檢測酸鹼的石蕊試紙,或婦女用的驗孕試紙。新冠病毒的檢測,要醫護人員從呼吸道抹取檢體,如果有試紙能在家裡自己檢測,而且很快就知道結果,那該有多方便省事?

現在有了,也許很快就會流行,一種叫「Feluda」的試紙條。自己放入鼻孔取樣,一小時之內觀察紙條的變化,如果紙條上顯出一條藍線,就是陰性;出現兩條藍線,就是陽性。

 

Feluda是印度著名的小說人物,是一名無案不破的私家偵探,當然也包括新冠病毒的偵破。不錯,Feluda試紙是印度研發的,是科技部屬下基因與綜合生物學院的研發成果,經過2,000人的測試,包括已被確診的患者,結果高達96%的敏銳度,98%的特異度。

高敏銳度可以偵測近乎所有的帶病者,高特異度可以排除所有非帶病者,所以大幅度降低了假陰性與假陽性的出現。

Feluda試紙已獲衛生機構的商業核可,即將由Tata集團製造,可能成為全球第一個上市的新冠試紙。政府首席科學顧問K Vijay Raghavan教授對這一發展頗為讚賞,說這一試紙簡單、精準、可靠、可以擴展到全民。

印度的疫情起步較遲,但發展卻很快,已經超過600萬人確診,10餘萬人死亡,現在每天篩檢100萬人,以人口比例來說仍嫌不足。

這100萬人分別用兩種篩檢方式,傳統的PCR,以及抗原(Antigen)快篩。PCR是把核酸「放大」(大量複製)讓病毒顯著的方法,確實可靠,但花時間,費用也高,在印度約需33美元;抗原快篩是檢測病毒帶來的特有蛋白分子,時間短、費用低,但靈敏度不如PCR高,會出現假陰性與假陽性。

據美國FDA月前核准僅供緊急使用的Abbott抗原快篩,從鼻內抹取檢體放入小機器,15分鐘可得結果,費用約5美元。以印度目前的疫情來看,確實需要更容易而普及的試劑,Feluda的成本約6.75美元,價格仍不算低,大量製造或可降價。

那Feluda是用什麼技術研發的呢?是用「基因編輯」(Gene Editing)的方法,也就是用人工改變組織內的基因,研究人員用文字處理比喻,如同改正一個打錯的字母,再把正確的字母補進去。

基因編輯正像是移除與插入一個「基因字母」(A、C、G、T為核酸的四個鹼基),常用在處理細胞疾病上。用來診斷新冠病毒,就是鎖定一組新冠病毒帶有的基因字母,使其浮現,在紙上顯示出相對符號。

Feluda是用最新的CRISPR基因編輯技術,CRISPR是存在於細菌中一種基因,含有曾被攻擊的病毒的基因,透過這些基因抵抗相同病毒,為細菌自己的免疫關鍵。人類透過這些基因,可以準確且有效地編輯生命體內的部分基因。

這一方法,由美國科學家Jennifer A. Doudna與法國科學家Emmanuelle Charpentier在2012年發現,兩人也因而獲2020諾貝爾化學獎。

哈佛大學醫學院學者Stephen Kissler說,在全球疫情仍高,篩檢資源仍有限之下,Feluda是改善檢測方式的重要步驟,印度也有機會展現這一研究成果。因為眾多的人口,而且在最需要的時機出現,如果成效彰顯,就可以推向全球。雖然疫苗最終可以讓病毒絕跡,但可靠與可行的檢測,仍是追求正常生活的關鍵。

哈佛大學另一位學者Thomas Tsai說,Feluda是在PCR與抗原之後的「第三波檢測」,因為理想的新冠病毒篩檢,最終還是要在紙上、在家裡做的,但在家裡終究不能自己取樣RNA,然後放大。

不能嗎?研究Feluda的一位學者Debojyoti Chakraborty對媒體說,他們正研發一個雛形的檢測方式,讓你在家裡能擷取並放大自己的RNA。我們拭目以待。

試紙檢測新冠病毒,當然不止Feluda,英美多家公司與實驗室有同樣的研發,以價廉、大量生產為目標,其中美國的Sherlock生物科學公司最為大家所談論,聲稱研發的試紙,可以偵測任何組織與病毒的DNA或RNA的「指紋」。

Sherlock,夏洛克,是福爾摩斯的名字,與印度大偵探Feluda隔洋聯手,地球有救了!

相關閱讀
從赫爾辛基機場說起
被動免疫
結合機器學習的「池篩」
群體免疫


本文取材自2020年10月11日「那福忠西海岸數位隨筆(173)」:新冠病毒檢測的第三波:試紙
對本文有任何看法,歡迎 E-Mail:frank.na@gmail.com 給作者,分享您對本文的看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