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018年2月號502期動腦雜誌)世界以語言形成,世界也在一首一首詩的視野裡, 詩的閱讀是一種動腦的過程,更是心的感覺和生命涵養的洗禮。

主啊,請聽取我的禱告

讚美詩
尼加拉瓜/卡得尼爾(Ernesto Cardenal,1925-)
李敏勇/譯


喔,主啊,給我語字的耳朵
      聽取我的嗚咽
    留意我的抗議聲
因為你不是一個對獨裁者友善的上帝
你既不是他們的政治同黨
也不是被宣傳影響的人
更不是和盜匪結夥的人
他們的言辭裡沒有誠信

卡得尼爾既是神職人員,而且是奉行解放神學的耶穌會修士,在詩裡向上主禱告,也成為他的詩篇系列。聖經中有讚美詩,他以讚美詩的形式,以詩禱告,成為他詩的某種特色。

他向上主祈求,要上主聽取他的嗚咽和抗議聲。拉丁美洲大多是信仰天主教的國度,尼加拉瓜也不例外,在那樣的國度,經由禱告形式的詩篇,呈顯對獨裁統治者的批評,並將上主引為自己的依賴者,以及扶助的力量,簡潔而有力。讚美詩向上主祈求、禱告,形成某種力量。


詩比政治久遠

政治詩
尼加拉瓜/卡得尼爾(Ernesto Cardenal,1925-)
李敏勇 / 譯

我們的詩暫時不能發表,
只以油印或手抄傳遞。
但總有一天
詩裡反抗的獨裁者
名字會被遺忘
而我們的詩流傳下來。

卡得尼爾是尼加拉瓜桑定解放陣線的一位傳奇人物,他是耶穌會修士,參與推翻蘇慕薩的獨裁政權,在游擊隊裡開辦詩歌教室,帶領游擊隊員讀詩、寫詩。一九七九年,桑定革命成功,蘇慕薩流亡出國,結束了尼加拉瓜親美的獨裁政權。

這首詩以詩對抗政治,說面對獨裁統治,寫的詩不能公開發表於大眾媒體,只能以地下文學的方式傳遞,詩人堅信詩比政治永恆,認為獨裁者終會被人民從記憶中遺忘,而詩會流傳。政治詩觸及政治,批評政治。

桑定革命成功後,卡得尼爾曾在新政府出任文化部長,但他後來仍回到自己的耶穌會修士身分和詩人生涯。他曾經多次被提名諾貝爾文學獎。

李敏勇為詩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