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015年12月476期動腦雜誌)「到我辦公室來吧,不要在會議室,這樣比較輕鬆」。來到麥肯廣告時,紀緻謙招呼動腦採訪團隊進到他的辦公室,喝一口咖啡後,開始暢談他的廣告生涯……

(2015年12月476期動腦雜誌)放眼台灣知名廣告公司的總經理,有的能言善道、口才辨給,也有些邏輯清晰、坦率直接,各有自己一套領導公司、服務客戶的訣竅。

不過,有個人比較不同,當業界提到麥肯廣告總經理紀緻謙時,除了會說他溫文儒雅、嚴謹認真外,通常會加上一句「他帶著藝術氣息」。

這樣的形容其來有自,因為紀緻謙在踏入廣告圈前,不但曾在紐奧良唸藝術管理,還曾在台灣知名的藝文團體朱宗慶打擊樂團、帝門藝術中心工作過;在1998年,和故宮辦過當時在台灣極為知名的展覽「畢卡索的世界」。

2011年,紀緻謙接下麥肯廣告總經理,積極發展廣告公司的數位能力,並加強經營本土客戶,讓麥肯廣告持續成長。
除此之外,紀緻謙更是關心廣告圈的公共事務,2015年開始擔任4A理事長,在訪談過程中,紀緻謙多數時間總是輕鬆寫意娓娓道來,唯有提到和產業相關的公共事務,他的聲量提高,情緒也略為波動,可以感受出,紀緻謙對於產業的發展,有著責任與期待。


 
節目製作、藝術行政走一遭思考轉換跑道

時間回到1990年,當時的電視圈正蓬勃發展,五光十色的舞台、多元開放的氛圍,吸引年輕的紀緻謙,進入輔大大傳系,憧憬未來能進入電視圈工作。

大三的時候,紀緻謙到知名製作人王鈞的製作公司實習,「在那邊很有趣,工作緊密有大量的腦力激盪時間。」紀緻謙邊回憶邊形容,「不過,對年輕人而言,要熬一輩子才會出頭,比較看不到未來,讓我想到其他地方多看看」。

所以畢業後,紀緻謙沒有加入電視圈,而是憑著對藝術、音樂的熱忱,到美國紐奧良念藝術管理碩士。

至今回想留學的日子,無疑是打開紀緻謙的眼界。「看到別人想自己,才知道世界有多大,人可以多麼不一樣。」回台灣後,他先後在朱宗慶打擊樂團、帝門藝術工作。

期間不但引進大量西方藝術到台灣,也帶領台灣藝術家到德國辦展,年輕紀緻謙因此有很多出國的機會。不過他也發現,「台灣產業的廣度和深度不足,以致於藝文團體的經費,不是仰賴政府贊助,就是淪為大型企業的藝術基金會」,整體來說,難有獨立生存的機會,讓他開始思考轉換跑道。
 
加入廣告業找到適合自己的舞台

在偶然的機會,從友人得知廣告產業,讓紀緻謙加入了靈獅廣告從顧客服務AE做起,一路待過意識形態、麥肯,也兩度重回靈獅,在不同的階段,都有不同的衝擊、體驗。

例如,意識形態時期,體會廣告公司由創意領頭的魅力,服務Nissan汽車客戶時,學習到如何經營大型客戶,不管是拍片規模、媒體投資、經銷商大會、試乘,接觸和過去全然不同的層面。

後來,在靈獅廣告主管蕭靜萍及總經理陳廣洪的支持下,2000年紀緻謙重回靈獅廣告,負責聯合利華和HSBC銀行,這段期間紀緻謙升很快,幾乎年年升職,到了2004年,已經是策略企劃總監(Planning Director)。

「我覺得,重點不是你在第一名的公司,而是有沒有好的位置、好的舞台,讓你去發揮」。練就一身武藝後,紀緻謙到麥肯廣告,服務全球第一線的大品牌,像是可口可樂、微軟、台灣大哥大等,眼界也更開闊,2005年再次回到靈獅廣告的時候,已經是公司業務的負責人。

而且,當時靈獅廣告副總陳玲玲剛離開,底下也人心浮動,紀緻謙形容,「辭呈有如雪片般飛來」。直到這個時候,他才開始學習,如何管理公司、建立團隊,公司沒有生意的時候,該怎樣竭盡所能主動出擊,也開始嘗試跨出外商的困境,找尋本地的生意機會。

到了2007年,靈獅把在台灣的辦公室併入麥肯,紀緻謙也就帶著人才、客戶到麥肯,現在麥肯的客戶格蘭父子、雀巢,都是當時一起過來的。說到這點紀緻謙臉上帶著驕傲,「廣告公司最重要的就是客戶和人才,很多公司合併是空殼,但我當時帶進麥肯的客戶、同事,很多維持到現在。」

剛併入麥肯時,紀緻謙擔任麥肯廣告總經理林佳誠的特助,一方面是公司的救火隊,負責協助不同團隊,同時發展麥肯旗下的數位公司MRM//McCann。

融合廣告、數位經營本土客戶換來不斷成長

2011年接下麥肯廣告總經理,紀緻謙形容接手的第一年,「就像住在一間房子裡,過去一切都很好,但變戶長後忽然感覺好像哪都有些不穩,直到把每一個客戶都了解後,才確認要做哪些調整,確認公司該往哪個方向走」。

他的心裡很清楚,「數位」改變了產業環境,所以麥肯很早就發展數位行銷能力,現在麥肯數位MRM//McCann已經有近20個人,規模在廣告公司集團中算是數一數二,透過廣告公司原本的強項,對品牌的知識、策略、創意,加上數位能力配合,就能整合品牌行銷策略、消費旅程、品牌體驗,現在台灣檯面上最好的幾家廣告公司,都利用各自的方式,往這個方向走。

另外,紀緻謙也明白,外商逐漸退出台灣市場是趨勢,接下來要生存,一定要有本土客戶,因此成立了另一個品牌浩爾生廣告,就是為了服務本土客戶。

除了經營本土客戶,麥肯台北也努力向外走,麥肯大中華區會將不同地區辦公室的人才結合,一起服務客戶,彼此資源共享;有時候客戶需要上海地區的消費者洞察,就會讓上海辦公室的策略人員來支援,中國客戶想要台灣的創意,麥肯台北也會做創意輸出;這樣的方式,讓台北辦公室的同仁,不用離鄉背井,也能服務中國客戶,開展不一樣的視野。


 
4A需要經營自己的形象 AdAsia 是強心針

聊到2015年接下台北市廣告業經營人協會(4A)理事長,面臨現在很多人認為4A廣告公司經營模式老舊,紀緻謙坦白地說,「他不認同,但也不完全否認」。面對大環境改變,其實所有4A會員都努力積極轉型,表現也不錯,為何4A成員積極轉型,但大家還覺得4A傳統老舊?「重點其實是4A形象模糊,我們太少著墨經營4A的形象,4A跟大家接觸的廣度與深度不夠」。

因此,紀緻謙的想法,是對內讓4A會員常聚在一起,有更多接觸;對外和世界有更多互動,掌握發言權。

實際做法是擴大舉辦4A創意獎,增加會員參與,同時連結外部單位,例如台北市數位行銷經營協會(DMA)、台北市媒體服務代理商協會(MAA)、國際公共關係協會(TIPRA),甚至讓客戶一起參與。「今年的4A創意獎報名件數創歷年新高」,紀緻謙強調,「重點就是讓會員產生榮耀感,也讓外界知道4A在做什麼。」

此外,4A要有自有的媒體(Owned Media),也要經營粉絲團,針對會員共同面臨的問題,例如勞基法規定、比稿代理商收費制度等議題積極發聲,唯有掌握議題、擁有發言權,才有辦法產生力量,甚至進一步影響客戶。

最後,紀緻謙點出,今年11月22-25日在台北舉辦的亞洲廣告會議(AdAsia),4A會員參與很深,整場活動對廣告產業,可說是一劑強心針,可以看到大家展現熱情不問私利地投入,來自各方的講者也讓更多客戶發現,「哇~原來廣告界蠻厲害的」。

強烈的使命感、認真積極的態度,可以預見,在接下來的幾年,不管是代表公司還是公協會,都能在廣告產業不同場合中,看見紀緻謙四方奔走的身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