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以語言形成,世界也在一首一首詩的視野裡,
詩的閱讀是一種動腦的過程,更是心的感覺和生命涵養的洗禮。

.

荒謬人生劇場

紀念托斯妥也夫斯基
匈牙利/皮杜斯基(Janos Pilinszky1921-1981)
李敏勇/譯


彎身下來。(他自己俯臥。)
站起來。(起立。)
整理你的上衣和褲子
(脫掉它們。)
眼睛看我。
(移動,看眼睛裡。)
衣服穿上。
(穿上他的衣服。)

偉大的小說家,不幸的人,托斯妥也夫斯基以作品砌成他心靈的城堡。但現實裡他的際遇充滿苦痛,彷彿一種悲劇經典,也像是啟示錄。托斯妥也夫斯基的文學成為意義的聖殿,讓人們膜拜。

以一連串動作,就像專制統治的監牢裡,犯人和獄卒相互的動作,呈顯的是某種人生形貌。二戰後,在所相信共產體制下經歷困厄的東歐國家之一,匈牙利詩人以這樣的詩憐憫托斯妥也夫斯基?或憐憫自己?

像荒謬劇場的一幕,紀念俄羅斯的大文豪,懷想他悲苦的一生,也思考著每一個國度,每一個社會都可能遭遇的處境。

 

坦然的生死觀

百合花
保加利亞/波茲洛夫(Bozhidar Bozhilov1923-)
李敏勇 / 譯

有一天當我離去時,
一如往常說笑,
甚至談到生與死,
那時你所有難過話語的
荊棘刺痛我,
會像奉告瑪利亞受胎報喜的
百合花綻開。


百合花在聖經中有許多典故。這首詩提及的百合花象徵奉告聖母瑪利亞在受胎耶穌的報喜。西方的三月二十五日,是報喜節(Annunciation Day),又稱仕女節(Lady Day)。

分離是痛苦,但把分離時難過的話語當做像報喜的百合花一樣的荊棘,意味著特殊的降臨信息。聖母瑪利亞無性受胎,生下耶穌,何等的大事!
百合花也用來說是比所羅門王的榮華富貴更加珍貴,一種聖潔之美。這首詩有一種坦然的生死觀。

李敏勇為詩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