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017-06-13)【動腦40 全球經典廣告回顧28】曾是全球最大發行量的男性休閒娛樂雜誌《PLAYBOY》花花公子,在1990年年初試圖搶功台灣市場,推出中文台灣版,卻由於民風仍趨保守,隨即遭新聞處查禁。六年後,1996年7月又重返江湖,在市場上大賣,搶灘成功。

《花花公子》在1900年創刊號出版時接受《動腦》專訪,內容刊於1900年1月號第150期《動腦》雜誌。

(2017-06-13)1990年《花花公子》在台灣第一次出刊前,其代理出版商董事長及花花公子台灣版總編輯曾接受《動腦》雜誌專訪。當時總編輯陳光勝指出,台灣版內容走向,有三分之一會保留美國版內容,其他則配合在地社會民情。

在《花花公子》之前,台灣市場便存在《龍》、《漢》、《紳》等成人雜誌,陳光勝直言,對於何謂「色情尺寸」,應要有明確定義。這些雜誌對「性」的探討,都不夠專業,攝影技術亦不佳,讓人感覺圖片不雅。

動腦雜誌第2期8月號,曾刊登《PLAYBOY》在日本大賣,震驚出版及廣告界的案例,陳光勝將其影印作為勉勵。台灣版初版全彩印刷共8萬份,內容196頁,內頁廣告定價10萬元,每本售價200元,員工共18人。


1977年《動腦》第2期8月號,便介紹日文版《PLAYBOY》大賣之案例。

成人雜誌《漢》的雜誌社長張雪映,對於《花花公子》台灣版創刊表示歡迎,他認為,這個市場越多人參與越有利。不過,相同也會和《漢》雜誌碰到一樣問題:包括廠商保守、印刷與攝影技術問題,及「性」錄影帶充斥,圖片已難滿足讀者需求。


成人雜誌《漢》創刊號。(圖:​Yahoo!拍賣商店-李仔糖舊書)

當時,李奧貝納媒體總監,及奧美廣告媒體副總監皆打趣地說,《龍》與《紳》雜誌皆因理想破滅而停刊,男人們不妨拭目以待,《花花公子》台灣版是否能和美國版一樣風靡。

《花花公子》再出發 興盛 與終結
果不其然,出版不久後,《花花公子》因民風保守,而遭新聞處查禁,並於1996年捲土重來。由於當時社會民眾已從汲汲營營的賺錢觀念中,開始轉而關注更多休閒娛樂的日常生活,而《花花公子》中文版便能提供男性娛樂、舒壓與幽默話題的空間。


《PLAYBOY》再度登台的消息,於1996年《動腦》第243期7月號的「媒體圈動態」刊出。

中文版創刊號以海外模特兒為封面,發行量為6萬本,後來又加印1萬4千本。雜誌包裝除了註明「限制級」標誌,並加裝塑膠封模,以落實分級與媒體自律;而當時總編輯已換成林尚德。


在民風較為保守的年代,郭靜純鼓起勇氣拍攝性感封面。(圖:photo.xuite.net/vsexy52014/)

第二期以後,便開始選用亞洲佳麗為封面人物,第一位上封面女郎的台灣模特兒是「郭靜純」,引起台灣社會廣大熱烈討論,雖然尺度不及英文版,卻也帶動了「寫真集」風潮。其後,滿1週年的《花花公子》狂銷25萬本,當時封面女郎為喻可欣。郭靜純與總編輯,則上了當代熱門談話電視節目「魚夫漫話」接受專訪。但《PLAYBOY》雜誌中文版已於2003年停刊,結束在台期間的歷史。(本文案例收錄在《動腦》第2期、150期、243期)


為歡慶即將到來的動腦40週年,動腦編輯部推出「全球經典廣告回顧系列」專欄,讓廣告主、代理商、創意人,以及任何對廣告產業有興趣的讀者,能有如坐上時光機,回到當時的時空背景、社會氛圍、文化,一同回味這40年來行銷傳播產業的變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