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017-04-20)攝影師Alex John Beck去年造訪Zaatari難民營和約旦、黎巴嫩的其他地區時,完成了Oxfam系列攝影作品,記錄下難民在當地的生活,Beck 希望能夠描繪出,儘管面對著不安與不確定,難民們依舊努力過生活的樣貌。

「我期盼有天能跟『他』一樣,我人生的願望就是到處旅行。」

點開國際新聞,還是滿滿都是關於敘利亞的動盪不安,儘管國際各界繼續呼籲衝突各方停火,但是不能否認,隨著越來越多國家介入敘利亞,這些國家背後所各自追求的利益、權力所形成的國際角力,反而成為無法停火的重要因素,而當地居民究竟該何去何從,反而成為最不重要的重要問題。

「這是她大兒子寄來的照片,他已經在巴勒斯坦難民營被炸死......」

「M,多年前在他工作場所外拍的照片。要是那些舊時光能回來就好,我們想念敘利亞。」

攝影師 Alex John Beck 去年造訪 Zaatari 難民營和約旦、黎巴嫩的其他地區時,完成了 Oxfam 系列攝影作品,記錄下難民在當地的生活,Beck 希望能夠描繪出,儘管面對著不安與不確定,難民們依舊努力過生活的樣貌。

「在 beqaa 安置所,人們不敢任意揭露身分,因為受到真主黨跟黎巴嫩安全武力的全面監控。」

「照片是戰爭開始前,霍姆斯的街道。多久沒見到那些朋友了,懷念我們曾經度過的夜晚。」

照片中,Beck 拍下每位難民和他們的手機,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是他們最珍貴的回憶,可能是在戰爭中被殺害的家人,可能是曾經溫暖溫馨的家,也可能是家人平安抵達歐洲後所發送的訊息。照片旁還有一段手寫的文字,解釋著手機中的畫面對他們的重要性。

「我想要回到我的國家,安全地住在那裡,一家和樂地團聚在一塊。」

「這張照片是她 24 歲兒子 Ghofran 寄來的,是他到達德國時拍的。」

近幾年,智慧型手機成為難民的重要工具,或者與家人、朋友連繫,或者在歐洲各地導航,或者透過推特記錄生活。雖然手機本身只是個冷冰冰的電子設備,卻是少數難民們無論到哪裡,都會隨身攜帶的工具,彷彿透過這個手掌大小的電子設備,他們可以隨時與家連結,成為漂流在外鄉時最深的慰藉。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,面對戰爭的不確定性,似乎也只有這個一手就能掌握的電子設備,才是他們真正能夠掌握的東西。

「照片中的人是她兄弟,在拉卡被殺害。」

「他因為路上的炸彈,而失去了腳趾。」

Beck 的作品或許不像一般報章媒體中,總是用黑白照來凸顯難民艱難的處境,在 Beck 的鏡頭下,這些難民就像世界上其他地方的民眾,人手一支手機,儘管面臨挑戰,仍舊努力的過生活,或許少了些戲劇性張力,但......在國際列強尚未折衷出權力平衡之前,他們或許也只能認份地繼續過日子,然後期待有一天,和平真的能夠到來。

Alex John Beck
All Photographs Courtesy of Alex John Beck
(本文選自大人物丨唯一能掌握的東西!敘利亞難民手機中的回不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