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017-01-12)2017年勞基法修正案正式上路,「漲價」已反映於餐飲服務市場,對於以創意為核心的行銷產業,又有何影響?《動腦》對此邀請5位產業代表,召開座談會。

前排左起:盧諭緯、王彩雲、黃玲憶;後排左起:盧炳勳、鄧博文、紀緻謙,共同討論一例一休上路後,行銷產業可因應的對策。(圖:Brian.com.tw)

(2017-01-12)根據總統府發佈的總統令,勞基法修正案分三階段上路,立意良善的勞基法修正案,將為台灣行銷傳播產業帶來什麼衝擊與挑戰?

動腦雜誌1月11日下午2點於動腦大會議室,由動腦雜誌社社長王彩雲主持,邀請5位行銷產業公協會代表:台北市廣告代理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鄧博文、台北市媒體服務代理商協會理事長盧炳勳、4A理事長紀緻謙、台灣與台北市國際公共關係協會理事長黃玲憶、台北市數位行銷經營協會秘書長盧諭緯,就一例一休議題,召開座談會,共同討論產業的經營對策。


台北市廣告代理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鄧博文

一例一休上路後,鄧博文曾以公會理事長身份,拜會政府單位和立委,政府官員也明白指出,勞基法修正案主要是採通則規範,不可能為廣告產業而改變。鄧博文認為,要使廣告公司合乎勞基法規範並不難,但其後續效應能否帶動產業變革?對員工是否真正受益?這將考驗經營者的管理智慧。

一例一休上路初期,各家公司為了符合政府規範,正積極採取因應,廣告產業也很認同法規訂立所追求的「工作合理性」,鄧博文指出,這或許是產業變革的開端,將可能扭轉長久以來廣告收費低廉的狀況。

今年法規上路後,鄧博文也曾面臨考驗,客戶週五進稿後,準備交由印刷廠輸出,但印刷廠卻明確回應「周末不上班」,若為急件,就必須再找其他店家。既然下游業者都能直接表明立場,廣告公司何不向客戶直接反應?鄧博文表示,成本支出勢必提升,廣告產業能藉此開創出新契機。

凡事有利有弊,修正案也是如此,「法案上路過於倉促,讓廣告產業無法及時因應」鄧博文說,雖然資方能自行調整彈性工時,但就廣告產業而言,「彈性」猶如「人性」,當法規抽離彈性,公司企業也被迫只能依法行事,進而造成勞資對立的緊張態勢。

鄧博文建議,政府應該多傾聽、多了解、多信任,創意工作不像工廠規格化作業,用輔導取代強制取締,讓資方有所適從;而對廣告經營者來說,必須改變遵循已久的管理思考,創造企業內部的勞資和諧;就整體產業來看,能藉此檢視收費標準,「難度雖高,但必須靠台灣所有的廣告公司,一起努力改變客戶思維、改變產業環境、改變勞資關係。」

現在有部份廣告公司已有對策。「內部創業」的概念是公司不聘僱,讓員工自己當老闆,且在公司內有固定的辦公區域;不過,鄧博文並不認同這種做法,他認為,這只是變相競爭,工作者是否同樣受勞健保保障?必須審慎思考。另外,鄧博文表示,廣告公司的人力管理,未來可能朝「內部派遣」發展,保留企業核心人物服務客戶,其餘職員將隨著每件工作的進度而調動。


台北市媒體服務代理商協會理事長盧炳勳

台北市媒體服務代理商協會理事長盧炳勳認為,一例一休新法內容是針對製造業勞動環境所制定,並不適合行銷傳播產業。況且大多廣告公司都實施彈性工時和周休二日,提供比以往法律規定更好勞動待遇。一旦強硬實施加班費制度,反而弱化員工責任感、增加勞資雙方關係緊張,並無助於維護雙方的信任感。

另外,新法上路後將增加眾多廣告客戶營運成本,他指出,這將可能擠壓到客戶對於行銷費用的支出,甚至客戶會將成本反映至消費者身上,致使物價提升。

盧炳勳呼籲,雖然新法立意良善,但執法者應該多用公正、且願意了解各產業的態度,去檢視所有企業的勞動環境,而非抱持既定立場,以懲處做為前提。反而政府應該站在輔導的角度,去協助企業改善勞動環境,才有助於企業正向發展。


台北市廣告業經營人協會4A理事長紀緻謙

台北市廣告業經營人協會4A理事長紀緻謙表示,新法對於行銷傳播產業之所以不適用,是因為國家公務人員對於這些公司的勞動環境認識不足,且工作環境早已不同以往,改善許多。行銷傳播產業是具指標性的領頭產業,不只薪資高於水平,且尊重員工個人自由與責任,在大多行銷傳播產業公司的整體營運成本中,人事成本就平均高達55至60%。政府指出人事成本增加的影響只有千分之一,其實相差很多,根本不套用於行銷傳播產業。

由於大多廣告業實施彈性工時,難以定義怎樣才叫作加班,且廣告業向來以責任制為工作準則,工作形態及作業文化加班難免,有時必需上班超過八小時,但有時亦不滿八小時。一旦加班需強迫給薪,將衝擊整個產業薪資結構,進而導致縮編、節省人事,而改聘派遣性質勞工。因此他認為,政府應該從整個產業競爭環境著手改善,進而提升勞工薪資分配,而非限縮企業自主管理的空間。

同時,政府單位在執法過程中,必須有「廣告是創意產業」的基礎認知,理解廣告產業並不是以「時間」計價,其產值重點在於品質,這也是為什麼廣告產業一直以來都採責任制的原因;如今為了因應一例一休,廣告公司和員工雙方關係變得斤斤計較,將直接影響職場氛圍。

備註:紀理事長的說明部份,由於與其實際發言不符,已作了後續更動。此次座談會時間長達3小時,且受限於報導篇幅,無法完整的呈現4A理事長紀緻謙的個人觀點,討論過程的語意和脈絡也無法被精準紀錄,以至造成誤解,特此聲明。


台灣與台北市國際公共關係協會理事長黃玲憶

黃玲憶以孔子《禮運大同篇》:「選賢與能,講信修睦」作為引言,認為一例一休法規,破壞了勞資雙方的信任與和睦,以工廠管理思維,將本來走向質化的產業生態,又拉回量化取向:以公關產業為例,公關是溝通眾人之心的專職,卻必須落入量化的勞力法規;甚至重要國際賽事都在假日,一連串連鎖效應下,相關產業都會受影響,陷入員工、政府、網路的多方輿論場角力,而失去當初善意的政策立意。

過往員工可以選擇周休二日加班,來換取在平日補休,累積天數還能和朋友出國玩,這樣的休假動力可以促進日後的產出;但一例一休的法制,剝奪了員工這樣的選擇權利。在現代產業十分碎片化的情況下,應該將產業升級到生態圈,提倡健康的增長,而不是對內影響勞工權益、造成公司人力縮編,對外又可能促進更多變相的惡性競爭。

至於對政府的建議,黃玲憶認為,也許可以參考國際間推行政策的例子,像是芬蘭政府,在推行重大決策時,會先透過實驗,找出一個對大多數人民來說,相對好的法案,不僅減少衝擊,也會使法案更加容易推動,建議政府應該重視行銷產業的「質」,而不單只是著墨於「量」。


台北市數位行銷經營協會秘書長盧諭緯

是否能帶動產業價值?現代全球已走向智慧、自動化趨勢,政府應該因應科技及全球化帶來的新模式,鼓勵企業打造友善職場 而不是以傳統製造業維,來照顧勞工。以跨國企業為例,許多公司是必須配合時差,在晚上與海外客戶進行溝通,但一例一休的法令,可能會使得台灣業者在跨國協作時,造成管理上的難題。

勞資關係重新洗牌。有鑑於現代社群媒體太過發達,許多訊息破碎化,容易被斷章取義,工作者一時的情緒性發言,在法規各自解讀,事件脈絡不清楚的狀況下,是否更容易造成勞資關係在社群媒體上失控?造成品牌信譽或工作者評價的誤會,不僅促使勞資雙方不信任,也會引致更多對政府的埋怨。

個人自我成就管理的落實。進步的社會應該追求自我成就趨動,而非被動的管理,不論是物質上的金錢,或是心理上的追求完美,過去數位媒體行銷產業自有一套彈性管理原則,比如技術應用公司的工程師,希望一鼓作氣完成某個段落,但現在工時得斤斤計較,被切得太零碎的結果,對於產業創意價值提升,不一定帶來正面效果。



2017年勞基法修正案上路,行銷傳播產業該如何因應?動腦於1月11日邀請產業代表召開座談會。(圖:Brain.com.tw)

勞基法修正案上路,對行銷產業成本的提升在所難免,在台灣長期廣告收費低廉的產業環境中,品牌客戶此刻必須理解。

另一方面,政府單位勤於稽查,促使企業落實法條,但稽查絕對不是「見獵心喜」,更不能帶有任何預設立場,政府正確的「執法心態」是產業的共同心聲。